沈阳装修网

沈阳远大-《志向“远大”》

城市幕墙2019-06-04 10:25:54








每一次出发,都源于初心的明澈,都始于起点的果敢。


沈阳远大,诞生于“下海创业”的年代。


岁月有情,讲述了一个民营企业不断发展壮大的励志故事。


今天,她以行稳致远的坚韧和另辟蹊径的智慧,不断突破自我,迈向世界更大的舞台。 


“远大”志向,永远在路上!


——题记




第六集《志向“远大”》






《长子逐梦》· 志向“远大”



                        讲 述 者                        



讲 述 者


闫凌宇 沈阳远大智能工业集团董事    

王义君 沈阳远大商贸公司总裁        

佟荣俊 沈阳远大铝业集团欧洲公司副总经理

李洪人 沈阳远大铝业集团总裁

贺先文 沈阳远大企业集团总经济师

康宝华 沈阳远大企业集团董事长  



           


上海浦东,全球最繁华的都市区之一。世界500强企业中有310家在这里设立了机构。


每一分钟,有超过130个人通过浦东国际机场连接世界。闫凌宇,就经常成为这130人中的一员。



闫凌宇的故事要从2003年说起。这一年,闫凌宇考取了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专业研究生,上海,是他为自己设计的人生规划的起点。


但恰逢国家实施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学校组织的一次到家乡实习的机会,把他从上海又拉回了沈阳。



那时的沈阳远大,成立刚满十年,销售额已问鼎中国幕墙行业第一。


这个花园式工厂所展现出的意气风发,开着辆破旧桑塔那的企业老板康宝华都让闫凌宇印象深刻。



沈阳远大智能工业集团董事 闫凌宇:

非常有活力,朝气蓬勃的一个企业,我也能看到康总在以身作则,把自己生活上做得这么简朴,显然他心里有更远大的志向。



命运的转折看似发生在不经意间。就像1993年1月的一天,几名沈阳国有企业的员工,在食堂吃午饭的功夫,一拍即合,决定扔下“铁饭碗”,下海闯荡。



沈阳远大商贸公司总裁 王义君:

当时叫远大铝业,那时候很多军工企业,做飞机的 沈飞 黎明,他们都做铝合金。因为从门窗起步。我们董事长提出一个理念,我们要领导中国铝业。





“发展才是硬道理”、“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


1992年的春天,万物苏醒。当北京拥有了中国第一栋时尚而现代的玻璃幕墙建设——北京长城饭店以后,各大城市纷纷效仿。幕墙,这个当时的新兴事物,就此被沈阳远大紧紧锁定。



沈阳远大铝业集团欧洲公司副总经理 佟荣俊

我们这个行业能在沈阳发展起来,还是基于老工业基地的基础,周边就有很大的国企。幕墙设计看着像装修设计,但实际上我们最喜欢的设计员是从事机械加工行业的。当时也是改革开放,流行一个词“下海”,所以一些很好的设计人员都加入到远大了。


志向“远大”


632米高的上海中心大厦,2016年竣工,中国第一高楼。14万平方米的外玻璃幕墙全部由沈阳远大设计安装。


420.5米的上海金茂大厦,1999年建成。当年,沈阳远大还只能跟着国外总包商干一些零碎的安装小工程。


正如闫凌宇选择上海作为人生起点一样,90年代,浦东开发之初,沈阳远大也在这个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找到了绝佳支点。



沈阳远大铝业集团华东区域总裁 闫成林:

开始的时候只是做一个施工方、一个安装队的角色,去和好的企业合作,把他们的管理能力、技术水平学过来。



沈阳远大铝业集团欧洲公司副总经理 佟荣俊:

就买安全帽,装着中午吃饭时工人来回走的时候,我们就跟着混进去,用印泥把型材的端头染成红色,把型材的形状复制到纸上,再拍点照片。每天都很兴奋,去各个工地,一个工地一个工地看。


就这样,沈阳远大带着出身于共和国制造业基地的巨大优势,杀进了强烈渴望用工厂化生产来弥补自身缺陷的建筑业。



当年,浦东随处可见一条标语:“在地球仪旁思考浦东开发”。沈阳远大也把目光望向了世界。


《志向“远大”》·放眼国际


2001年11月10日  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

十五年的艰苦谈判,终于在新世纪之初瓜熟蒂落。


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发展中经济体,迸发出新的活力。


沈阳远大敏锐地抓住这一历史机遇,做出了两个决定:

一个是成立电梯公司,推动企业产品结构调整;

二是成立国际部,开发国际市场。这两个决定在企业引起了轩然大波。



沈阳远大铝业集团总裁 李洪人

觉得没有什么必要,毕竟在国内应该是市场一步一个台阶在做,在国际市场毕竟有风险,而且我们对国际市场也不是太了解,所以大家都抱着忐忑的这种心情。



沈阳远大企业集团总经济师 贺先文

我们考虑电梯相对于幕墙来说,毕竟是由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化,有这样一个标志。同时,如果企业的幕墙产业走到国际市场,那么必须不断地进行产业、技术和管理的创新。实际上也为企业的发展,走向国际市场,提供了非常好的内在动力。


沈阳远大商贸公司总裁 王义君

当时我们也不清楚怎么跑市场,甚至到陌生的地方怎么走都不清楚,后来我们想到大使馆毕竟是海外在中国的一个窗口,我们就以大使馆为契机,去拜访商务参赞、驻华大使,当时我们想到的能想到的、能拜访的、能接见我们的,几乎都拜访完了。


2001年,王义君硬着头皮,接下了点名指派,只身来到新加坡寻找项目。

在新加坡一住几个月,他却几乎敲不开一家客户的门。



沈阳远大商贸公司总裁 王义君:

感觉每次拜访都吃闭门羹,因为那时候普遍对中国产品的认识,首先是人的诚信度,履约能力,还有产品的质量标准能不能满足要求,他们都是带着很大的疑问。



2001年底,王义君终于揽到了一笔小生意,一个人欢天喜地的在新加坡注册了公司。没想到,项目出色地干完了,总包商却破产了,迈进国际市场的第一单,远大赔了100多万人民币。


从新加坡到比利时到英国,开拓国际市场的最初五年,远大投入了数千万元,却几乎没拿到一个像样的项目。


沈阳远大铝业集团欧洲公司副总经理 佟荣俊:

当时我们的英语都不是很好。像我这岁数,学英语都是把英语的发音用汉字标注在英语上面。package当时以为是包装,实际上用我们的行话,就是标段。那段时间在没有正式的大项目之前,投入几千万,招聘人啊,学习啊,这种投入值不值得,一直像一个问号似的。



沈阳远大铝业集团总裁 李洪人:

同时我们对国际上的技术标准我们当时也不是十分了解,有些当地的强制性标准,都是靠我们去摸索 探索。远大这么多年搞国际市场,在这方面交的学费也很多,得学习人家的游戏规则。


《志向“远大”》·自主研发



当沈阳远大花着巨额学费执着奔波在国际市场上时,闫凌宇从上海交大研究生毕业,如约就职。办公室门牌上挂着“绿色能源事业部”。


开发风力发电机,是继开发电梯产品后,远大做出的又一个让人不解的决定。


风电产业风口期,远大有两条路可选:一条路是向国外企业购买图纸或生产许可,在短期内就能获得巨大利润,这也是国内很多风电企业所走的道路;另一条路则是


自主研发



沈阳远大智能工业集团董事  闫凌宇:

无论是市场核心 还是技术核心,都要我们自己去掌握。康总有句话是不能穿着别人的裤子跳舞,所以尽管当时有很多方案,我们最终还是选择自己去开发产品。这里边的劣势是相当明显的,我们进入市场速度会缓慢下来。



沈阳远大企业集团总经济师  贺先文:

在发展幕墙 电梯 还是其他新兴产业,我们的做法基本都是与国外专家合作,与高等院校合作,培养自己的研发人员。有了最前沿的介入,我们就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为这个行业的领跑者,而不是跟跑者。



2005年一开年,沈阳远大收到了来自俄罗斯联邦大厦项目的投标邀请函。


王义君手里攒着投标邀请函,百感交集。


此前,远大是一直跟着总包商在国际市场闯荡,这一次,远大决定,自己独立投标。



沈阳远大铝业集团总裁 李洪人:

这个标应该有五亿人民币,当时是远大最大的单体项目,楼是扭曲上去的,每个版块之间要达到另外一个效果,都不是平齐对着的,设计上、加工上的难度非常大。



沈阳远大商贸公司总裁 王义君:

当时我们是跟意大利的帕玛斯迪利沙竞争,帕玛斯迪利沙应该是世界上最强的幕墙公司。在投标期间我们就制作了项目的样板,制作完空运过去。我们感觉越难越复杂,越是中国制造在海外的一个展示。



430米高的俄罗斯联邦大厦耸立在莫斯科河畔,它的工程总包来自土耳其和美国,设计源自德国,这个打破了很多建筑类吉尼斯纪录的地标性工程,被欧洲媒体评价为“中国幕墙首次达到欧洲公认一流水平”。


至此,属于沈阳远大的国际市场彻底打开了。


沈阳远大

多元化经营 国际化布局

2008年,当“历史足迹”的烟花璀璨天空的时候,沈阳远大冲破国际金融危机的阴霾,在国际市场上拿下了超过一百亿的幕墙订单、创造了1683台电梯的出口记录。


这一年,闫凌宇和他的团队也成功研制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1.5兆瓦风力发电机组。


2011年,沈阳远大将幕墙业务整体打包,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第二年,博林特电梯登陆深交所。


这家与生俱来带着辽宁豪迈气质的民营企业,在中国经济融入全球化的时代大潮中,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完成了它多元化经营、国际化布局的梦想。


《志向“远大”》·新起点


当年创业时在旧物市场花了12块钱买来的这把马蹄椅,康宝华一直舍不得扔。


就是坐在这把椅子上,康宝华做出了进军国际市场的决定,没有人相信,但是五年后,远大做到了。


也是在这把椅子上,康宝华签下了投向电梯、风电产品的第一笔研发经费。


最初没有人相信的坚持,弥足珍贵。



沈阳远大企业集团董事长 康宝华:

那时候买的时候是几块钱,所以我坐了快26年了 25年半了。我看到这把椅子,我就知道我要奋斗,永远没有停止的一天。




2013年,这片独立于厂区之外的桔黄色办公楼,挂起了牌子:远大科技园。人们出出进进谈论的,都是核主泵变频器、超声波振动、仿真学等等新鲜词汇。



沈阳远大科技园总经理 李向琦:

我们推出知识私有化,成果商品化,终生收益制,以及科研公司制的创新的体制机制。这也是当时整个东三省唯一一家民营企业投资的高科技产业的科技孵化平台。



沈阳远大企业集团总经济师 贺先文:

党的十八大提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我们企业的水立方工程取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对市场竞争力提高这样一种促动,我们深刻认识到科技进步力量强大。在这个科技园里,对于企业不断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不断进行经营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撑。


 2018上海国际工业博览会,沈阳远大与德国汉诺威莱布尼茨大学专家团队合作研发的协作机器人惊艳亮相。此时,闫凌宇已经有了一个新的身份——远大智能工业股份公司董事。


在国际市场上战功赫赫的王义君也再次被委以重任,组建商贸公司,主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启动营销战略转型。


 工 业 区

 

沈阳远大又站到了新的起点上......



虽然这一次或许同样要经历漫长的坚持和等待,但化蛹成蝶的精彩,已经勾勒出来。

 


Copyright © 沈阳装修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