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装修网

沿着大海去草原(十) —— 沈阳:在时间的缝隙里穿行

钱塘牧歌2019-06-15 14:33:08

点击上方蓝色小字“钱塘牧歌”进行关注





这是钱塘牧歌推送出的第 71 篇分享



沿着大海去草原(十) —— 沈阳:在时间的缝隙里穿行

文|赤心木牧心


1


从丹东出来的上午,天气阴沉沉的。


我们沿着丹阜高速一路向北,天空中漂浮着浓墨似的云朵,层层叠叠,犹如一幅层次丰富的水墨画,又如一位满怀心事的姑娘,展不开笑颜。


在浓墨似的天空的笼盖下,路边的树木以及大豆高粱,也都跟着失去了原本艳丽的绿色,显得无精打采。


公路两旁的太阳能路灯犹如肃立的战士,整齐地列在道路的两边,注视着来往的车辆一路飞驰而过。


路上车辆很少,村庄也不多见,看着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水稻,忽然有一种误入无人宝藏区的感觉,遍地是宝,却不见人家。


路上遇见的辽宁牌照的汽车,一个个,跑得飞快,把一百二十迈的我们远远地甩在了后面。这让作为老司机的我们感到好气又好笑,这可是区间测速,不知你们跑得那么快,跑到区间测速的终点了,要怎么办呢?



果不其然,等我们到了区间测速的终点,远远地就看见一溜的汽车,齐刷刷地停在路边。他们一路跑得太快了,现在只好停下来,把刚才抢跑的时间还回来。


我想到一句话:有时候,快就是慢,慢就是快。很多东西,真由不得你拼命地往前赶。


到达沈阳的时候,天色渐渐亮了一点,云层中隐约可以看见一点点墨蓝色,从厚厚的云朵背后探出脸来。


沈阳是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一进城,便感到了一种大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与来时路上的人烟稀少形成强烈的对比。



作为环渤海以及东北唯一的特大城市,沈阳在东北地区占有首屈一指的重要地位,自然有着它无可比拟的精彩与底蕴。


沈阳,别称盛京,奉天,素有“一朝发祥地,两代帝王都”的称号。


这个古老的城市,犹如一座活着的博物馆,在它浓厚的历史气息和众多的历史伟人之中,我对张氏一族有着强烈的好奇。


其实,读书的时候,我的历史一直是弱项。那个时候的历史老师,把历史课上得让人昏昏欲睡,我曾经怀疑,为啥要给活泼的学生设置这么沉闷的课程呢?我曾经为了逃避这些枯燥的知识,避免走上那条死记硬背的无趣之路,而在高中分科的时候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理科,数理化虽然费脑,但是好歹是活的,理解了就行,总好过枯燥的死记硬背。


当然,这样的选择,就是让我与自己最爱的中文专业有缘无份。


多年以后,当我认真地开始了解历史的时候,我发现历史原来这么有趣。


那个出身乡村乳名为“老疙瘩”、参加过甲午战争、又投入绿林、后被清政府招安、逐步成长壮大为掌管东三省的“东北王”的张大帅,和那个借助一枚硬币决定在老虎厅处决杨常二人树立威信、九一八事件采取不抵抗策略、后又发起西安事变促使全国统一抗日救国、最后被蒋介石从36岁关到83岁、一生风流的张少帅,犹如两朵盛开在东北大地上的奇葩,他们父子俩传奇梦幻的一生,穿越岁月的迷雾,散发出谜一样的光彩。


这么有趣的历史,老师居然能讲得我们昏昏欲睡,实在是遗憾。



2


在沈阳法租界内,在沈阳故宫的隔壁,就是大名鼎鼎的张氏帅府,又称大帅府,是张作霖和张学良的官邸和私宅。


在大帅府前的广场中央,是一尊高大挺拔的张学良将军铜像,静静伫立。



帅府大院的青砖院墙非常阔气地延绵了几十米,在大院的门口,左右各一石狮蹲守,石狮威风凛凛的模样,时隔几十年,仍旧让人感受到当年帅府的风光无两。



走进院门,往左就是三进四合院,位于中院,是张作霖当时的办公场所。


在四合院正大门的院墙上,一块刻有“鸿禧”大字的长方形汉白玉板镶嵌在壁中,正对着四合院的大门。


三进四合院是中国传统建筑风格,青砖珑瓦,朱漆廊柱,飞檐兽吻,雕梁画栋,精致无比,窗下墙身的浮雕精美绝伦,独具一格。


四合院大门门楣上方悬挂的牌匾上写着“治国护民”四个大字,跨过高高的门槛,便看见厚重的朱漆大门上彩绘着秦琼、敬德两位门神画像,威严肃穆。


一进院东厢房事内账房,西厢房为承启处,东耳房事厨房,西耳房为库房,东西门房分别为电话室、传达室和卫兵室。内有人形塑像,再现当时的工作场景,栩栩如生。


大院内,千年古树庞大的枝叶在空中四向伸展开来,以一种宽大博爱的姿势,张开怀抱,洒下阴凉,庇荫众人。


导游在旁边解说,这千年古树,是张家的风水,帮助张家引来了凤凰——于凤至,导游然后又八卦地讲着张大帅和张少帅的风流韵事,引得游客兴致勃勃,游兴正浓。


通往二进院的大门是一座雕刻镂花的门楼,称为垂花仪门,是张作霖接见重要客人和中外使节时,举行隆重仪式的地方。大门左边的墙边停着一辆人力车,应该是大帅出行的工具。室内摆设古色古香,精致考究。


三进院是内宅,二三进院间有侧门回廊相连,旁边有角门,穿过角门,便到了花园,花园内有参天古树,假山奇石,亭台水榭,花坛荷池,呈现出一种生机勃勃的和谐之态。


站在假山旁,抬头便见帅府的标志性建筑物——大青楼。



听到“青楼”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大吃了一惊。虽说张大帅一生风流,连娶六房姨太太,但是再怎么离谱,也不至于把家里整成“青楼”吧?


原来,此“青楼”,非彼“青楼”。据说当初取名"大青楼",是因为该楼采用青砖建造的缘故。


对于这样新颖的取名思路,我想张大帅这清奇的脑回路,罔顾世人眼光的直率,任性而为的作风,大概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


穿过假山下张作霖亲笔写的“天理人心”的门洞,便来到了这座大青楼楼前。


大青楼是一座仿罗马式建筑,坐北朝南,楼高37米,三层。整座建筑呈现一种恢弘大气,富丽堂皇的气势。坚固的大理石墙面,精美的立体浮雕,高大的罗马立柱,欧式的外观造型,无一不折射出当时张府的辉煌与荣耀。


正门口有九级台阶,据说当时整修的时候,只有七层台阶,工作人员在恢复浮雕撤土时发现了另外两级台阶。


自古以来,中国历来有“崇九”情结。皇帝叫“九五之尊”,皇帝的江山称作“九州”,连皇帝寝宫的台阶也是九级。帝王神台之下,“一人之上万人之上”的当朝宰相,其相府门下台阶仅仅位列帝王之下,乃七级台阶。


七级台阶寓意富贵显达,堪比最高人臣地位。


张大帅的大青楼门下台阶明为七级,实则九级,只不过用土掩盖住了底下两级而已,可见当时这位称霸一方的东北王,野心远不止于此。


沿着这九级台阶,拾阶而上,穿过阔气的门廊,走进这座精美无比的西式建筑楼,便仿佛坐上时光机,穿越到那个局势动荡的年代,走进张氏父子的日常生活。


室内装潢奢华,壁画精美,会客厅肃穆庄严。往右第一间为东北政务委员会办公室,也是张作霖的第一会客厅。厅内摆放着长方圆角会议桌,会议桌两侧和尾部整齐地摆放着座椅,会议桌的头部,摆放着一把高靠背椅,想必那就是大帅的位置,背后墙上高高地挂着孙中山的大幅照片,照片的左侧挂着国民党的党旗——青天白日旗,右侧挂着中华民国国旗——青天白日满地红。看着这里原样摆放的桌椅,依稀可以想象得出当时开会的情形。



赫赫有名的“老虎厅”为第三会客厅,在一楼的东北角,厅内摆放着两只栩栩如生的老虎标本,两只老虎意气风发,虎虎生威。



这里就是著名的“杨常事件”的事发现场。


据墙壁上挂着的资料显示,1929年1月10日下午,东三省兵工厂督办杨宇霆和黑龙江省省长常荫槐相偕来到帅府大青楼老虎厅晋见张学良,要求成立东北铁路督办公署,由常荫槐担任督办。张学良认为此事涉及外交,应先向南京政府请示,但杨、常两人专断跋扈,俨然以“父执”自居,竟拿出事先拟定的公文逼张学良签字。张学良以晚饭时间已到为由推诿,约二人饭后再议。


杨、常走后,张学良回到卧室,与夫人于凤至一起抛六次银币,最终痛下处死杨常两人的决定。


当晚19时左右,当杨常两人拿着公文大摇大摆地走进老虎厅准备让张学良签字的时候,被警卫当场处死,血流了一地。


这就是著名的杨常事件。


在张学良和于凤至的卧房内,正中央放着一张八脚圆木桌,木桌上有一个透明的玻璃罩,玻璃罩里的红布上摆放了一枚银币,张扬跋扈的杨常二人恐怕至死都没有想到,就是这枚银币,决定了他们的生死。



想必,那个自父亲在皇姑屯被日军炸死后,子承父业,开始主政东北的张少帅,手握大权,却处处受“上朝元老”的钳制与管束,施展不开手脚,内心大概是异常郁闷的,不过,最终的决定是以与夫人一起抛银币的方式进行,倒是给这段严肃的历史增添了一丝诙谐与幽默,也完全符合我对张少帅“公子哥”人设的想象。


从大青楼出来,沿着石板路,绕过怪石嶙峋的假山,从高大茂盛的梧桐树和皂角树的树荫下穿过,便来到了帅府花园的中心,这里有一幢清新雅致的二层小楼,这就是小青楼。



小青楼是张作霖为他最宠爱的五夫人——寿夫人专门建造的,因地处花园中心,又称为“园中花厅”,是一幢中西合璧式的二层砖木结构小楼,取名“小青楼”,缘于楼体采用了青砖青瓦建筑而成。


小青楼门窗上面的镇石砖雕和楼后顶部的环形女儿墙富有西洋风格,木雕和砖雕则极具中国传统风格,木雕多以梅花、柳条、兰花为主,风格各异,赏心悦目。中西完美结合,给人一种清净雅致的感觉。


室内装饰精致典雅,家具雕花精美,从室内摆设可以看出,张大帅对第五夫人的宠爱程度的确非同一般。


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成重伤后,就住在小青楼,在这里走完了最后一程。


看着规模宏大、极尽奢华的帅府,不知这个匪气十足的铮铮铁汉,在度过了辉煌风流的一生,最后在最爱的女人怀里去世的时候,是否心有遗憾与不甘呢?


皇姑屯事件过后,他的六房太太,无一改嫁,六太太马岳清更是二十三岁就为张作霖守寡。如此看来,这位东北王,不管在外是如何飞扬跋扈匪气十足的,对家人应该还是情深意重的。


虽然三妻四妾太过封建迂腐,但是仅从六房太太全都心甘情愿为他守寡这点来看,他对外一幅铁汉侠胆,对内却是柔情周到,远远强过现代社会上那些对外人喜笑颜开,对家人冷若冰霜的男人。



3


出了大帅府,往东便是赵四小姐——赵一荻女士的故居。


故居的正门,树立着一块石屏风,上面书写着金色的“福”字。这是一幢独立的日本建筑风格建筑,楼体呈暗红色,像是一座安静独立的城堡,静静地伫立在大帅府的身旁,犹如赵四小姐一直默默守护在张学良身边一样。


九十多年前的1927年夏天,青春美丽的赵四小姐在天津与风度翩翩的张学良初次见面的时候,自己大概也没有料到,自己将和这名男子纠缠一生吧。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赵四小姐,不顾家人反对,也不顾张学良已婚的事实,毅然来到张学良身边。对于大家闺秀的赵四小姐来说,这种不顾世俗伦常的疯狂举动背后,该是有着对心仪男子何等浓烈的情感啊。


如若情感再淡一点,爱恋再少一点,或许就狠狠心,相忘于江湖了吧。


赵四小姐不顾一切地来到这里,跪求于凤至收留,不求名份,只为留在张学良身边。


这世间痴情的女子比比皆是,但是能这样为了一个男子,不惜与家人决裂,抛掉自尊,低到尘埃里的赵四小姐,明明是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给另一个无辜女人带去致命伤害的第三者,却让人心里生出一些心疼的情愫。


正是青春活泼的年纪,却遇上一段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错误爱情,毫无抵抗的能力,全凭汹涌而至的爱情淹没了自己,只好不顾一切地选择飞蛾扑火式的投入。在爱情里,有时候,对错也好,理智也罢,都在爱情的惊涛骇浪面前不堪一击。


可以想象得到,作为原配夫人的于凤至,自身本也是大家闺秀,冷不丁看到一个如此青春美丽的女子找上门来,不计名分、不惜与家人决裂也要来追随自己的丈夫,当时,她的心情又该是多么的痛苦和绝望。


我一直相信,这世间的女子,不管身处那个朝代,但凡还爱着自己的丈夫,是断断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局面。


看到于凤至力主买下并亲自装修的此楼,我似乎可以想象得出,这个女人当时在里里外外张罗着为自己的情敌装修居所的时候,她的心中该有一种如何浓得化不开的悲伤,如果不是内心有着异常深厚的感情,又如何能忍受自己的丈夫身边还有另一个女子并亲自为其操办居所的装修事宜呢?


不给名份,仅同意赵一荻以秘书的身份待在丈夫身边,大概是她最后的尊严。


不让同住,要求赵一荻必须住在大帅府外面的居所,或许是她最后的坚持。


以我有限的阅历和情感经历,我根本无法理解,要有怎样一分浓烈的感情,才能在这样的婚姻里痴守多年,甚至就算时隔多年,她与张学良离婚之后,独自带着孩子们在美国华尔街创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的时候,她也始终以张夫人自居,给孩子们和张学良留下了一笔了不起的家产。


赵四小姐受西洋文化的影响,喜欢钢琴和跳舞,所以,这幢小楼内不光设有会客厅、起居室、书房、办公室,还设有舞厅、琴房,摆放着钢琴。整幢楼精美别致,既有中国传统的描金彩绘,又有欧式雕塑廊柱,中西合璧的风格和摆设,无一不透出张学良对赵四小姐的体贴与照顾。



这世间,花花公子有的是,政治家也很多,军事家也不少,但是同时兼具这三种角色并游刃有余的,恐怕张学良是世间极少的一个。


原配夫人于凤至的痴情守护也好,赵四小姐的多情陪伴也好,原本都是感人肺腑的佳话,可是,当她们的男主角变成同一个人的时候,对于作为现代新女性的我来说,还是总觉得心里好像有一个小石子,硌得慌。


这些,或许就是后人想象张学良是如何风度翩翩,又是如何风流迷人的最好依据。毕竟,能让两个出色的美丽女人同时为自己痴情守护一生的人,一定不简单。


这段三个人的情感纠葛,留给后人一段传奇的佳话,可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大概也只有身在其中的当事人能暖自知。


一个人担着名份,却没有爱。

另一个人,有爱,却没有名份。


不同的命运,却是殊途同归,她们都为自己缺少的东西付出了一生的等候。


爱,很重要。

名份,也很重要。


少了其一,便不能完美。



4


从赵一荻故居出来,穿过一条胡同,便到了张府的私家银行——边业银行,现在的沈阳金融博物馆。


金融博物馆正门有六根由花岗岩雕刻而成的巨型罗马式门柱,一直排到三楼,威严壮观,气势宏伟。


走进去,是一个大气磅礴的大厅,里面各色银行业务办理窗口里都有蜡像人,柜台上也站着蜡像人,旁边椅子上,厅中间的填单台旁,都站着各色蜡像人,让人仿佛回到了那个民国时期,看到张府的私家银行是如何的风光无限。


当时的边业银行除了办理贷款放贷、贴现、汇兑等一般银行业务外,还拥有发行货币和代理国库之权,一家私家银行,能与东三省官银号并驾齐驱,足以可见,当时的帅府是何等的辉煌风光。



无奈,再风光的人生,也有缺憾。


匪气十足的张大帅,权倾位重,荣耀风光,却因触怒了日本人,惨遭皇姑屯事件,从而草草结束了自己传奇的一生。


张学良子承父业,却毫无威信可言,无奈发起杨常事件,杀一儆百,如愿树立威信,威震一方,一时风光无两。可是杀掉了奉系军阀最高将领杨宇霆,也痛失与日军高层沟通的人才,使日军发起侵略的胆子越发无忌,从而发起了令国人深感耻辱的九一八事件,开启了日军侵华的耻辱篇章。


当时,张学良命令所有人采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不抵抗政策,为日军的侵略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最终局面难以控制,危急存亡之时,他选择发起西安事变救国。不知道当时看到同胞被日军欺凌侮辱,他心里是否悔恨无比?


功过自有历史评说。


抛却政治,很多道理却自古相通。


没有人可以让所有人都喜欢。


就算是张学良这样的人物,也是一方面被人尊为爱国将领,一方面被人长期软禁。他是因为政治立场的不同,被人尊敬的同时,也被另一群人憎恨。


我们普通人,因为利益立场的不同,也是这样,被人喜欢的同时,可能也被另一群人讨厌。


被谁喜欢不重要,被谁讨厌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是否喜欢自己。



5


我们怀着对那段历史的追忆,希望逆着岁月的长河,找到那段令全中国人铭记至今的屈辱史的开端,我们来到了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可惜,博物馆正在闭馆维修。我站在城市的天桥上,隔着栏杆,远远地看了一眼九一八历史博物馆。


九一八纪念碑,沉重而肃穆,上面布满了弹痕和骷髅,展现出一种悲壮的气势,一下子把人带到那个悲惨世界里,连空气里都是悲伤的气息。



来到沈阳,来到东北,看着肥沃的黑土地,看着遍地的庄稼,我忽然就有了一种悲悯的心情。


如果说中国经受了八年漫长的抗日战争,老百姓经受了八年漫长的折磨,那么,东北这块黑土地,则自1931年的九一八事件之后,便开始了长达十四年被日军压榨与欺辱的黑暗历史。


如果说八年实在太久,那么十四年又该是如何的漫长难熬。


汽车在沈阳的街道上穿行,犹如在时间的缝隙里穿行,隔着一世的浮华,遇见最美的邂逅


前一秒还在张氏的荣耀里沉浮,后一秒就在历史的悲伤里默然,再一眼,便在现世的繁华里欣喜。


窗外是高远的蓝天,宽阔的街道,林立的高楼,参天的古树,安居乐业的老百姓。


不管这里曾经多么艳阳高照,也不管这里曾经多么暗无天日,时间已带走了一切荣耀与悲伤,所有的开心与苦难,都已过去。


现在,这片黑土地上,依旧种满了大豆高粱,也种满了玉米水稻,蓬勃而生动。


时间,是最大的王,打败了一切。


在时间这位巨人面前,历史也显得渺小。


时间可以带走屈辱,带走荣耀,带走你我,但唯独带不走一样,那就是希望。


历史绵延不绝,时间长流不息,唯有希望,让漫漫长路,终有回旋,纵使余味苦涩,也终有回甘。





长按下方二维码,轻松关注。


转载请带上以下信息,视为授权转载

赤心木牧心,二宝妈妈,身体被困于红尘琐事,灵魂常常浪迹天涯 。专注于婚姻育儿和生活感悟,偶尔鸡汤,只写走心的文章,以文字牧心,在钱塘牧歌。公众号:钱塘牧歌 (ID:muxingongzhonghao)

邀您一读:

  • 沿着大海去草原(九) —— 丹东:畅游鸭绿江,遥看朝鲜国

  • 沿着大海去草原(八) —— 从蓬莱到旅顺:大海,再见!

  • 沿着大海去草原(七) —— 长岛:红日沉海,万鸟齐飞

  • 沿着大海去草原(六) —— 威海:追忆一段历史,教育两个孩童

  • 沿着大海去草原(五) —— 青岛:喝一杯冰啤,与浪花嬉戏

  • 沿着大海去草原(四) —— 日照的山羊与海燕

  • 沿着大海去草原(三) —— 追忆美猴王

  • 沿着大海去草原(二) —— 夕照连云港

  • 沿着大海去草原(一)——夜游周庄


 ✎欢迎在下方评论留言 


Copyright © 沈阳装修网@2017